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阅读

江湖夜雨十年灯: 回首港影“新派武侠”功夫与审美

发表日期:2021-08-30 12:07  作者:admin  浏览:

  21辐轮王土拨鼠全世界碳纤维山地车国产最好的自。里一身白衣的玉娇龙与李慕白身姿傲然,执剑相望,对立于苍翠竹林上空的画面成为许多人新千年里的华语武侠电影新记忆。其中飘逸流畅的动作场面和透露着“禅”意的悠远意境让《卧虎藏龙》在国际市场上收获众多赞誉,同时也给华语武侠电影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时,离邵氏影业叩启“新派武侠”大门已过近40年,辗转交替,继承发展,我们仍能从李安的影片里窥见那个最具开创性的“武侠”时代里所留下的,无可撼动的印记。

  而近期已正式公映的纪录影片《龙虎武师》,除了将“武指”“武替”这一昔日盛行香港影业的行业再次带入大众眼中,更是重新唤起我们对于曾经那个南拳北腿,武侠纵横时代的回忆。

  那一时代所积淀下的作品,其厚重的内容与丰富的类型都让其有着划时代的文献意义。乃至之后的大多数影视作品,都依旧可以窥探到那个年代武侠电影所遗留的“旧影”。也正是基于这些厚重的电影文献与绵延的武侠编年史,2015年第四届香港主题电影展择“武侠”为主题,徐克为客座策展人,策划了一场名为“剑光幻影,叱咤江湖”的香港武侠回顾影展。

  而彼时影展与徐克映后对谈的嘉宾,正是如今《龙虎武师》的导演魏君子。推荐阅读: 武侠影展丨影展开幕· 徐克&魏君子“对侃武侠世界” (上) ; 武侠影展丨徐克&魏君子“对侃武侠世界”(下) 。

  恰逢前天也是《新龙门客栈》首映的29周年,我们就借由这一系列契机并基于过往资料,回溯香港新派武侠功夫原点与发展。

  虽然“武侠”一词并非源自中国,但“武”与“侠”的稗史轶事早已在华夏大地的上流传千年。最早的侠客故事可以追溯到司马迁《史记》里的《游侠列传》与《刺客列传》。“言必信,行必果”的道义也至此逐渐演变成中国传统“侠客精神”所推崇的行为准则。

  经过了上世纪20年代《女侠李飞飞》(1925)《火烧红莲寺》(1928)等早期武侠片所造就的“萌芽”时代,50年代以王天林、顾文宗为代表人物的粤语武侠兴盛期, 5、60年代武侠片在跟风烂拍的风潮下陷入陈旧、无新意的恶性循环。直到1960年,邵氏建立起自己的影业帝国,签下张彻、胡金铨、楚原等人,才再度开始新的“武侠”变革。

  48年前,张彻以一部《独臂刀》(1967)劈开了一条赤膊见肉、刀剑见血的武侠之路,真真正正开创了一个新的武侠时代[1]。1967年7月26日《独臂刀》上映,万人空巷的受欢迎程度更让其成为首部突破一百万票房大关的港产电影,而邵氏也凭借《独臂刀》的成功,完成了自身对“新派武侠片”的首次投石问路,至此正式开启自己梦寐以求的“武侠新世纪”。

  《独臂刀》在市场上的成功与其从内容到技术上的全面革新有着分不开的联系。动作上,《独臂刀》一扫过去粤语武侠片打斗缓慢迟钝、招式简单浮夸的沉疴——60年代风靡全港的《倚天屠龙记》和《如来神掌》等片中依旧可以窥见诸如此类的缺点。

  张彻革新性地使用手抬摄像技术,配以凌厉剪辑,呈现出一种明快酣畅的打斗节奏,也因而造就了《独臂刀》里一场场前所未有的开创性动作戏码,打开了观众尘封心底的武侠梦,重铸传统武侠的灵魂与生命[1]。

  其中,设计了诸多新颖打斗场面的“武指”唐佳、刘家良同样功不可没。“武指”(武术指导的简称)这一概念正式出现,是在1965年长城公司《云海玉弓缘》(1966)的演职员表里,用来指代一部电影拍摄时,统筹协调众多武师的“掌舵人”。而彼时《云海玉弓缘》的“武指”便是唐佳、刘家良。

  刘家良自南派功夫,洪家拳的嫡系传人,唐佳则师承北派,四五十年代香港武界的话事人武生袁小田(也是之后著名香港“武指”袁和平的父亲),承袭自正统功师的一南一北两人,共聚《独臂刀》,为这部具有革命性的武侠影像设计了大量新颖酣畅的近身打斗与奇诡武器。硬桥硬马、拳拳到肉的搏杀也为张彻血肉暴力、充满男性雄健感,初露眉角的暴力美学风格打下了基础。

  而之后的许多香港导演也都深受到张彻电影美学风格的影响,比如曾在张彻手底下当过二副导演,之后凭借《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等影片名声大噪,闯入好莱坞的吴宇森。2007年陈可辛拍摄的《投名状》亦是对张彻作品《刺马》(1973)的改编。

  2011年,陈可辛更用一部新类型武侠之作《武侠》致敬张彻,其中还找来张彻电影的御用男主角,阔别影坛十余年,曾经的独臂刀王王羽复出担任一角。江湖夜雨十年灯,故人重出江湖,却已由侠客变为枭雄。

  胡金铨虽与张彻同期,凭借武侠电影《大醉侠》与张彻并称为“绝代双骄”,但他在华语武侠影史上的名声却不如张彻响亮,这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他更具作者性、更风格化的武侠作品风格。但这并不妨碍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胡金铨的电影在70年代初便成为国际东方文化的研究对象,真正将华语武侠片带入西方的电影语境,他的《侠女》(1970)更是获得了第28届戛纳的技术大奖。

  胡金铨对于华语武侠电影的贡献是具有绝对开创性的。他真正让武侠脱离了打打杀杀的低俗套路,将传统文化的美感与哲思融入其中。空灵禅意,道家风骨,追求写意与极致美感的摄影构图、造型、配乐,配以北派武师(程小东)动作的儒雅飘逸,其武侠作品所开拓出的深度、广度即使到今天也依旧不落窠臼。

  李安、徐克等人都深受其美学价值的影响,《卧虎藏龙》里那场最为经典的竹林大战就脱胎于胡金铨的《侠女》之中。

  徐克更是在之后用一部《新龙门客栈》(1992)对胡金铨的《龙门客栈》(1967)进行翻拍改编。

  不同于张彻及一票传统武侠所惯常塑造的充满男子气概的侠客形象,胡金铨用独步于寂寥荒野的剑客形象,给出了一个更高的“武侠自我”,一条不靠威压,不见鲜血,却依旧艰难而孤独的侠客独行之路。而这仿佛也是对他自身现实电影道路的一个映照。

  同样对徐克有着深刻影响的,还有楚原。《流星·蝴蝶·剑》(1976)《天涯·明月·刀》(1976)《三少爷的剑》(1977)《楚留香》(1977)……可以说,楚原的一生都在翻拍古龙的武侠小说。楚原将古龙武侠小说中奇诡曲折的风格还原的恰到好处,他更一度被公认是改编古龙武侠小说的“权威”。

  他的这类影片,叫好又卖座,也一扫李小龙自美回港,卷起功夫片新风暴,武侠电影因而被冷落的灰霾。

  如果说,张彻浓烈,胡金铨淡雅,那么楚原便是浓郁。他的影片中既有变幻莫测,扣人心弦的悬疑斗志,亦有飘逸清新的意境与具有艺术美感的画面。

  唐佳对楚原武侠片里的武打设计,更作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他将刀剑打斗招式设计得潇洒飘逸,干净利落,加上奇诡的武器(例如《天涯明月刀》里傅红雪使的“绝命十字刀”)进一步增添了楚原武侠的美学主义。

  楚原的古龙改编电影,其对武林江湖的塑造以及人物的刻画,脱离了传统武侠的模式,几乎推动了往后新浪潮武侠电影。例如徐克的香港新浪潮奇诡武侠之作《蝶变》(1979),就明显受到了楚原电影的影响[1]。

  再之后,80年代,武侠片向功夫片与时装动作片迁移,吴宇森、杜琪峰等人的警匪黑帮片盛行。也有人说,徐克是香港武侠电影最后的继承者。

  但进入新千年后,依然出现了不乏李安的《卧虎藏龙》,张艺谋《英雄》《十面埋伏》,陈可辛《投名状》《武侠》,王家卫《一代宗师》,徐浩峰《师父》,路阳《绣春刀》等新时期武侠片,大众评价褒贬不一。

  无论影片意境有多深远,武侠电影首要看的还是一个“武”字。高手之间剑影刀光,拳脚功夫,过招拆招的情节让人大呼过瘾。动作设计也因而成为武侠片中必不可少的一环。那时一部武侠电影的拍摄需要很多武师一同协助完成,如果没有一个“掌舵”的人,武师们就有可能无头苍蝇一样无组织无纪律无目的[1],随着香港武侠电影的发展与不断膨胀的需求,“武术指导”这一行业便应运而生。

  拍武侠片,若要让自己的武侠意境在影片中更完美呈现,一个优秀,风格与自己契合的“武指”必不可少。风格如张彻,硬朗明快,阳刚暴力,便找来刘家良、唐佳两个实打实的“练家子”出身来当武术指导,设计出一出出拳拳到肉,刀剑入骨的打斗戏份,用《独臂刀》《独臂刀王》《金燕子》(1968)等片劈开了一条硬桥硬马的崭新武侠道路。

  风格如李安、王家卫,便找来“北派”功夫袁和平。不同刘家良为代表的“南派”更为凶猛,急促的打法,北派功夫则表现的更为大开大合,因而,袁和平的动作设计也往往如舞蹈般优雅,充满活泼灵动之感。这样的武侠气质也刚好吻合了李安、王家卫这一类导演的影片风格,造就了《卧虎藏龙》《一代宗师》这些新千年后的武侠佳作。而袁和平与成龙的合作,则同样带来《蛇形刁手》与《醉拳》(1978)中灵巧兼具杂耍性的武术动作。这种灵活之中略带滑稽的功夫质感,在成龙之后的诸多时装动作片中亦有延续。

  而承袭自“北派”唐佳的“武指”程小东,亦同胡金铨、徐克、张艺谋此类“作者向”的导演合作数次,实现了《侠女》《笑傲江湖》《新龙门客栈》《英雄》等片中潇洒凌厉的武打画面。

  与袁和平、成龙师出同门的洪金宝早期同样为胡金铨的武侠电影《迎春阁之风波》(1973)《忠烈图》(1975)进行了动作设计。

  再之后,时装动作片兴起,以洪金宝为首的“七小福”及其背后的武行“洪家班”则为香港功夫电影留下了众多高质量的经典打斗戏码。

  这一时期中,同样有诸如董玮(师从粉菊花,第一部武侠电影《女侠李飞飞》中李飞飞的扮演者)此类,各门各派的“龙虎武师”冒出头,同刘家良背后的武行“刘家班”,洪金宝的“洪家班”、袁和平的“袁家班”一起,开启了“武指”行当最辉煌的时代。

  而近期刚上映的影片《龙虎武师》便是一部讲述香港电影中武术指导这一行当的纪录电影。幸运的是,我们仍旧可以在影片中看见徐克、洪金宝、袁和平、程小东、董玮、“七小福”元华、元武,唐季礼、谷轩昭、熊欣欣、钱嘉乐、甄子丹这些香港动作电影最辉煌时期 “龙虎武师”的身影。即使,袁小田、刘家良、李小龙等功夫宗师早已离世,而活着的英雄也已见迟暮。从这点出发,除去回溯香港“龙虎武师”行当六十余年的风云变幻,电影《龙虎武师》更有着重要的记载意义。

  无论走多远,那个最具开创性的“武侠动作”时代里所留下的珍贵财产,依旧会是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华语动作电影中无可撼动的印记。无论是其中功夫武师,“南拳北腿”设计的无数巧妙打斗招式、各类奇诡武器,亦或是其中或阳刚、或空灵、或诡变的武侠审美,还是有关传统“侠义”精神的传递,都将成为武侠动作电影史永远的经典。

  目前,纪录电影《龙虎武师》已在院线上映,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亦有排片。让我们通过这部影片中数十位“龙虎武师”对于往事的口述回忆,在光影中一同回望那些曾叱咤江湖的武者与侠客。手机最快报码开奖现场